City Weather Sailing

by P.K.14

supported by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about

P.K.14 occupies a space in Chinese music that might be analogous to
that of Talking Heads or Television in the New York of the 1970s. They
are among the most thoughtful and self-referential of bands, with an
enormous curiosity about music coupled with a complete inability to care about musical fashion. Among the astonishing group of young musicians that has emerged in Beijing over the last four years, they are almost unanimously cited as the band that has most influenced the young Beijing music scene with their eclectic approach to music. But although they are at the heart of the Beijing scene, at the same time they are wholly unique and seem to be traveling in their own scene – one which consists of only one band.

The subject of numerous articles, interviews and critical pieces on Chinese, US, German, Austrian, French, Swedish, Norwegian and Australian television, as well as dozens of newspapers and magazines from around the world. Most recently, TIME magazine chose P.K.14 as one of Asia’s five best bands and one to watch in 2008, a list also including Cornelius.

City Weather Sailing, the fourth full-length album from P.K.14, is the
band’s most cross-polinated and exciting recording so far. In the credits
we find Dennis Lyxzén, Torbjörn Näsbom, Dimitri Daniloff, Greg Calbi
and Sterling Sound. A collaborative journey born in Beijing, given shape
in Sweden and with a stop-over in New York before returning to China.
From the first song, P.K.14 clearly tells us that this is a breakthrough. A
recording full of ambition, gut feelings and energy set to various pulses.
“I wait for you in Nanjing’s Streets”, Nanjing, not only the city that runs
along the Yangtze river, not only the city that gave birth to the band,
Nanjing could be any city in China, Nanjing could be anywhere on this
planet. For P.K.14, the conflict between ideality and reality is always a
riddle. And on City Weather Sailing, this conflict has grown, almost to
the edge of collapse. Like a taut bow, on the verge of snapping, the lyrics to “Northern Spiritual” highlight how some truths are always concealed, and how things can cave in just prior to taking shape. The very things that need to be realized. Not collapse of the individual, although a collapse linked to those very individuals living on the edge of our society, as depicted in many of P.K.14’s earlier works.

The stories in this album, are stories of you and me. The individuals who talk about going along the riverbank to see the world differently, the
beautiful girl who blotted out the sun with black dye, the guy who walked
into an empty room that didn’t belong to him or the man who seeks
himself in a dust filled room. Stop thinking that these characters are of no relation to us. No, they are mirrors of you and me, revealing truth to all, the truth of unabashed urban life.

credits

released June 28, 2008

tags

license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Maybe Mars 北京市, China

Recording our time. (2007 - now)

discography

contact / help

Contact Maybe Mars

Streaming and
Download help

Shipping and returns

Redeem code

Track Name: I wait for you in Nanjing's streets/我会在南京地路上等你
我会在南京的路上等你
一直等到电话都响个不停
我会在南京的街头等你
我会在下雨的街头想你

我会在南京的路上等你
一直等到音乐都没了声音
我会在无所事事的街头等你
我会在拥挤的路上想你

我会在南京的路上等你
一直等到人群都笑个不停
我会在南京的街头等你
我会在繁华的街头想你

我会在南京的路上等你
一直等到血液都凝结成了风景
我会在城市的中心等你
我会在对未来的幻想中想你
Track Name: Wade the river/穿过河堤
“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他转过身问他身边的人。
那人回答:“无论发生什么,也许都只是你的幻觉。”
“但是我确实听到一些声音”,他伸出手拍着那人的肩膀说,“如果我们沿着河堤穿过去,也许就能看见不一样的世界。”
那人说:“这真是一个愚蠢的想法,我们本来就不该在这里。木匠已经在路边等了一天,你看他的眼睛空虚而且干枯。”
他转过身看着窗户的外面,他的同伴却一脸的沮丧说,“无论我们做些什么,也无法逃脱我们的命运。”
“相信我”,他突然满脸严肃,“我确实听到一些声音,也许这并不能代表什么,但是我想还是值得试试。”
同伴望向他指的方向,那是河流拐弯的地方。同伴说:“你是否真的以为,公路上将会铺满鲜花?”
他说:“无论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总有事情是值得冒险的。”
同伴摇着头说:“请相信我,那边的世界也是同样的疯狂。”
“但是我确实听到一些声音,但是我确实听到一些声音,如果我们穿过河堤我相信,我们至少能够改变我们自己。”
他的同伴突然开始大笑,说:“你愿意你就去吧,反正那边那个糟糕的世界,至少不会比这里更糟……反正这个疯狂的世界,现在还没有人能够看见,反正这个疯狂的世界,现在还没有人能够看见,反正这个疯狂的世界,只有你和我才能够看见,反正这个疯狂的世界,这疯狂……”
Track Name: Embellishments/一些点缀
我知道一些事情
那是关于死亡和混乱
关于黑夜里奔跑的影子
以及永远在下雨的城市
我要告诉你一些事情
在我离开之前
我要告诉你更多的事情
即使你感到厌倦

她已经脱离了轨道
欢呼声再一次响起
小丑们停下工作
他们在等待奇迹
你看房间里布满了灰尘
男人在寻找自己
面对窗外的人群
他悄悄地说

我们离疯人院究竟有多远?
Track Name: Fall of night/那个傍晚
隧道将会从哪里开始?
然后它又会在哪里结束?
你看那些傍晚的光
把回家的人群映成苍白
他们的口袋里装满了梦想
看上去行色匆忙

那个傍晚光线下的孩子
突然毫无预兆的在你面前老去
这时候你就像个白痴一样
坐在电视机的面前眼泪直流

你也只能接受
你也只能接受
你也只能接受

虽然我多么希望那不是你
但是你看整个世界在傍晚的光线下
变得越来越不清晰
就像所有你那些
已经幻灭的理想

你只能接受
Track Name: Some surprises come too soon/有些意外生地太早
你走进空空的房间
你还没有习惯那里的黑暗
这时候你听见有人在说话
他说嗨 这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那么我应该在哪里 你问
我不知道,那个声音回答
我不是那个替你做决定的人
希望你不会感到意外

你指着在半夜的街头游荡的人说
这是来自屋顶的叹息
这是生活必须要有的姿态
这些姿态几乎等不到看见黎明
但是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说
这些不过是你头脑中的
头脑中的一次想象的航行
希望你不会感到意外
希望你不会感到意外

你在大海落下的瞬间
看见自己在镜子中的倒影
你依稀记得在城市的中心的一次交谈
那些从撕破的喉咙里发出的声音
那些在你离开后发出嘲笑的人
已经把街道打扫的干干净净
你对自己说 没什么
我再也不会感到意外
再也不会感到意外

希望你也不会感到意外
如果你看到燃烧的城市
有人将会摆出奔跑的样子
有人在想像中回到未来
希望你也不会感到意外
如果你看见头脑里的风暴
那样的夜晚他们从来不曾经历过
那些混乱他们永远无法理解

希望你也不会感到意外
如果你看到城市在燃烧
美丽的向导已经失去了方向
赌鬼也已准备好了离开
希望你也不会感到意外
这并不是一场灾难
希望你也不会感到意外
这只是一场灾难的开始
Track Name: Summer, after summer/夏天,以及夏天以后
这是怎样的一种变化
在夏天还没有结束的时候
你忘记了你曾经多么的沮丧

你坐在台阶上说不出话
但是夏天一眨眼就过去了
真正的季节才刚刚开始
那个时候黑夜比现在更长

那个时候黑夜比现在更长

再也不会有你期待的声音
这一点我比你更加的了解
你以为你已经渡过了那道关卡
但是失望的季节比你想象的更长
Track Name: The other side/另一边
如果你也曾经穿过
那道看不见的界限
并且在没有颜色的街道上
找不到可以停留的地方
请你一定回来告诉我

如果你也曾经在另一边
看见过一个美丽的人
她提取出黑夜的颜色
然后把太阳染成黑色
请你一定回来告诉我

如果你从来没有看见过
被烟雾笼罩的那道白色的光
但是在你有限的记忆中
记忆是你唯一可以停留的地方
请你一定回来告诉我
Track Name: How majestic is the night/多么美妙地夜晚
这是多么美妙的夜晚
树叶随着影子移动
月亮从风中照射下来
透明的让人感到害怕
黄色的草根上沾满了
你那些被冻住的眼泪
白色的霜在半夜里到来
除了风,还是风
但你知道在一公里外的某个地方
有些恐惧才刚刚开始

这是多么美妙的夜晚
你躺着却无法入睡
世界在你的身体里面
却总是抵不上一个思想
这是多么美妙的思想
美妙的让人感到害怕
这些思想都是我的,你说
谁也不能将它偷走
但你知道在一公里之外的某个地方
有些恐惧才刚刚开始

烟被吐出,时间变慢
酒精被倒进干净的杯子
煤气点燃,电灯被拉亮
音乐随着顺序出现
书被打开又被合上
皮鞋踩着地板的声音
总是让人感到紧张
Track Name: Behind all ruptures/每一种离背后地疼痛
聚会终于要结束了
这是没有人希望看见的黑暗
这又是一个同样的雨夜
穿着海军蓝的孩子正要告别
把你的手稍稍抬高一点,他说
这样就能保持一个永恒的姿态
如果我可以,也许我可以
可这一切只是青春的某一个瞬间

因为黑夜是残忍的季节

多么地安静使人开始怀疑
多么地怀疑使人禁不住颤抖
夜把人群送入另一个世界
夜把人群送入同样的春天
在潮湿的夜还没结束之前
穿着海军蓝的孩子已经走向了未来
那些遥远的,那些古怪的未来
也许不过只是青春的无数个瞬间

因为黑夜是残忍的季节
Track Name: Let Things Slide/错过了
(几乎没有人说起,那条流着血的公路,当星星停止闪耀的时候,人群变得沉默,这样的沉默持续了一个又一个世纪,如果有人问起,我是否应该这样回答?)

老人们出发时带上了武器
他们多么希望时间能够为他们停止
在有限的生命里抓住最后的机会
沿着流着血的公路他们一路向西

他们一路向西
以为就能开始一个新的世纪

可是那些关于主义的传言流传到了今天
而最后的那个世纪也像是一场浪费
老人们挥舞起手臂就当作是告别
可是他们的友好被血迹挡住了视线

被血迹挡住了视线
他们以为真相就不会被发现

但是那些错过的城市
还有那些错过的夏天
但是那些错过的人群
以及那些错过的时间
还有那些错过的生命
以及所有对死亡的怀念
Track Name: Northern Spiritual/北方的灵歌
他抬起头望向天空,天空中一片血红,他听见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丁丁,丁丁,现在应该是回家的时候,现在应该是回家的时候。”
在一瞬间他失去了方向,他已经在空虚中站立了太久,他望向北方的天空,陌生的灵魂在向他招手,陌生的灵魂在向他诉说,“丁丁,丁丁”,他们说,“你听,你听。”
“有种航行结束的太快,你以为那就是你的未来,人行道上还有你的脚印,胜利的人已经控制了一切,这些不过是另一个传奇,传奇自己会找到终点,那道曾经照亮你的光线,那道光线注定会熄灭。”
“有些绝望正在发生,有些候鸟已经离开,有些真相总是被掩盖,有些崩溃它即将到来,现在不过是另一个时代,时代自己会走向终点,现在你看见的不过是洪水,而下一次,下一次将会是……”
Track Name: The Balcony Song/阳台
我看见她,我看见她
站在对面五楼的阳台
她的手上,她的手上
举着昨天已经枯萎的花朵

她问我,她问我
是否相信关于幸福的传说
她的眼中,她的眼中
闪烁着去年迷惑的光芒

我看见她,然后我看见她
慢慢地在空气里融化